何谓钞本?如何研究钞本?

    来源: 澎湃新闻

      原标题:何谓钞本?如何研究钞本?

      

      近年来,中国文学研究界关于唐前作为“钞本时代”的提法方兴未艾,不过在多数相关研究中,“钞本”“写本”概念常相混用。2011年童岭发表《“钞”、“写”有别论——六朝书籍文化史识小录一种》(《汉学研究》第29卷第1期),旗帜鲜明揭举“钞”、“写”有别,为厘清钞本、写本的概念确立了准绳。

      按三至十世纪汉字文献中,作为书写动词的“钞”(俗写作“抄”)与“写”,含义有明显区别:“钞”意谓摘要略录,“写”意谓“照本迻录”。由于汉语双音节词的发展,“钞”与“写”并合为“钞写”,十世纪以来逐渐成一偏义复词,义偏指“写”。为此,吕思勉在论两晋南北朝学术时屡次三番地强调:“钞字之义,今古不同。今云钞者,意谓誊写,古则意谓摘取。故钞书之时,删节字句,习为固然。”并举《宋书·傅隆传》、《南齐书·高逸传》、《梁书·王筠传》、《北史·崔逞传》《李彪传》等所见“钞/抄”用例,指出“凡此云抄,皆当有所广略去取,非徒写录也。钞虽亦有所广,要以撷取精要之意为多,故亦谓之抄略”。此所谓“意谓摘取”、“撷取精要”,可以“摘要”约言之。这种摘要式的“钞”,更早的显例要数班固删《七略》之要成《汉书·艺文志》,此点后文还将论及。

      这里想强调的是,在很长时期里,吕先生关于两晋南北朝“钞”、“写”有别之说罕见学界重视。其后学者谈及此期以‘钞’为题的文本,仍认为“钞”“有‘誊录’、‘集纳’、‘草稿’的意思”,近于“钞”“写”无别。甚至注意及僧佑《抄经录》序所谓“抄经者,盖撮举义要”定义、明知“在现代汉语里,‘抄书’意味着‘抄写书籍’,但是在六朝,‘抄书’一词的意义非常狭窄而具体”的田晓菲,也将“佣写经论”、“讽诵传写”诗篇的现象和六朝“抄书”并置而论,足见在现代学术语境下区分古代“钞”“写”用法之不易。

      故《“钞”、“写”有别论》虽是继承吕思勉命题,但仍具现实意义。在作者新近出版的《六朝隋唐汉籍旧钞本研究》一书(下或简称“童书”,中华书局2017年版。下引本书随文括注页码,不再注版本信息)中,此文列为第二章。考虑到该书首章乃界定“六朝隋唐汉籍”内涵,是关于全书研究范畴的说明;第二章显为全书的方法论说明。童岭在吕、田等学者关于“钞”“写”有别辨识基础上,进一步追溯此二字的语源:从许慎《说文解字·金部》“钞,叉取也”,徐铉校“臣铉等曰,今俗别作抄”,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叉者,手指相逪也。手指突入其间而取之,是谓之钞。字从金者,容以金铁诸器刺取之矣。《曲礼》曰,毋剿说。剿即钞字之叚藉也。今谓窃取人文字曰钞,俗作抄”诸证,(第62页)说明了“钞”、“抄”义同且其本意皆为“叉取”,用于文字文本传播时表示“部分钞录”;又从少为人注意的徐灏《说文解字注笺》中找到“写”字本义盖将物“从他处传置于此室”,(第63-64页)用于文字文本传播时表示“全部迻录”。(第74页)该章以传统训诂方法结合唐前史籍、佛籍、笔记等文献用例,综合论证此期书籍文化中“钞”、“写”有别。而后作者更在《弘决外典钞》一章的研究中,切实地考辨出该《钞》在引用《孝经述议》时“进行了非常大程度的删节”,(第361页)彰显出“钞”“写”有别论对正确认识本期文献的意义。

      

      童岭着《六朝隋唐汉籍旧钞本研究》

      《“钞”、“写”有别论》初刊后,蔡丹君《南北朝‘抄撰学士’考》一文曾加引用。该文还提出《魏书》卷六〇《韩麒麟列传附子显宗传》一例:

      兴宗弟显宗,字茂亲。性刚直,能面折庭诤,亦有才学。沙门法抚,三齐称其聪悟,常与显宗校试,抄百余人名,各读一遍,随即覆呼,法抚犹有一二舛谬,显宗了无误错。法抚叹曰:“贫道生平以来,唯服郎耳。”

      以才学聪悟着称的法抚与韩显宗比试快速记忆力:取百余人名,两人各读一遍,随即复述,法抚有一两个出错,显宗全无差错。此中“抄百余人名”之“抄”,亦作“叉取”、“摘取”解。此足证此期无论南北朝都“严分钞、写之别”。(第76页)

      确定一个文本的“钞”“写”属性,是切实利用一个文字文本的基本前提。极端地说,当我们意识到《文选》是一种“文集总钞”,即应当警惕其所录之篇或非作者手定原样。而通过钞、写有别之考察,认清文本体例,避免将钞本视为完篇原作、视为原作者周全斟酌的成品,而是从钞者的视角,来审视这个文本的结构、章法、意趣,甚而是匆促间“叉取”的印痕,都可能触发文本【新世界(600628)股吧】大门的打开。

      或因一早即有若此新警之锐识,《六朝隋唐汉籍旧钞本研究》各个章节皆颇有昭示钞本学研究新内涵的特质。全书分上、中、下三篇。上篇《汉籍丛考》,主要讲述汉籍怎样从中国传到日本,又怎样从日本回流中国的故事。在此过程中,钞本如何走进学术视野,与其存在实况及有关学者筚路蓝缕的发掘有关。故在辨析“钞”“写”有别后,作者即考察六朝隋唐汉籍旧钞本存在实况,并附录介绍了作者亲验的佚存旧钞本十种,如武田科学振兴财团杏雨书屋所藏《说文木部》,令人遐想当日钞者依特定目的摘取某部类知识传钞之情状。而后辟专章表彰杨守敬、罗振玉、内藤湖南、狩野直喜、神田喜一郎等学者对旧钞本的珍视与学术发现。

      中篇和下篇都是对具体钞本的个案研究。中篇《经史发覆》系统研究了《讲周易疏论家义记》、伪《古文尚书》、《礼记子本疏义》、《琱玉集》、《翰苑》五个钞本,是全书的主干。下篇《辑佚考辨》则据《弘决外典钞》、《篆隶文体》、《秘府略》三个钞本而发,有作为中篇的补篇之意味。如《篆隶文体》一章,研究视角与论述框架与中篇诸章实无大别,然此钞内容不便归为“经史”类;而《弘决外典钞》和《秘府略》两章,则是研究视角与中篇诸章不同,《弘决外典钞》章是在《弘决外典钞》一书之上,特辟专节研究该书所引《孝经述议》;《秘府略》章则几乎不论《秘府略》本身,而着力在辑录该书所存《东观汉记》佚文。

      要之,全书的结撰,隐含着汉文化圈钞本学从无到有、从有到充实的基本脉络。先确立“钞”“写”有别这一理论根基,并取日本为例初步呈现六朝隋唐汉籍钞本的事实存在,而后将主要功夫用于钞本个案研究,一气推出八个钞本,足以令人意识到每个钞本皆具无与伦比的研究价值。这从引导钞本研究的角度看,无疑是相当高明而可行的。

      当然从学科意识的明确度看,全书关于钞本学的内涵与对象仍可谓引而未发。按作者所考,“目前可知的日藏汉籍旧钞本(包括被掠夺的敦煌六朝隋唐钞本)大致有六十余种”。(第79-94页)本书第五至十二章个案研究了八种,另外附录解题“过眼佚存旧钞本十种”,《古文尚书》、《礼记丧服小记子本疏义》既有解题又入个案研究,统共全书详介钞本十六种。令人感兴趣为何六十余种六朝隋唐汉籍旧钞本,作者特别选择此十六种加以区别研究?通览全书,似未见交代。中编《经史发覆》之题引人瞩目钞本与经史之关系,但第八章所论《琱玉集》、第九章所论《翰苑》非严格意义的经史类文献,而在六十余种中占比可观的《毛诗》《春秋》等经史类旧钞本却未获探讨,这种个案取舍之理路何在?也许作者有学科研究面向、进入路径和问题意识方面的考虑,但未予阐明,读者不免雾里看花。

      从个案研究看,大致都有钞本的发现经历和钞本自身的物质形态、文字内容三方面的内容,可以说初步确立了钞本研究范式。不过由于涉及的个案很多,具体论述难以周全,下面本着完善研究范式的角度提出来讨论。

      笔者以为,对钞本的本体研究,应着重揭示钞本文字内容的独特处。本书在《讲周易疏论家义记》、《弘决外典钞》二章实有十分精彩的示范:通过考察《弘决外典钞》引用《孝经述议》时之删节,实证“钞”之特质;极为明快地从《讲周易疏论家义记》文字内容中发现六朝江南义疏家中存在“疏家”、“论家”之别,(第133-135页)突破了既往经学史只以“义疏家”一词概之的认识,(第142-143页)均极有意义。不过全书所涉的八个钞本中,这样具有内容特质意味的文本研究,所占比例并不大。如第六章《伪<古文尚书>》残卷研究,介绍了两个藏本:一是京都大学影印的“九条本”,用了不少篇幅指出该卷第7a页:“弟七夏书二孔氏传。”第7b页:“五子出哥弟八夏书孔氏传。”第10a页:“胤征弟九夏书孔氏传。”接着说“通行本孔颖达《尚书正义》当作’卷第七胤征第四’。故可知京都大学此份残卷与刻本系统唐人正义不同。”(第193-194页)此中“当”字或为衍文,指出此残卷与通行本孔颖达《尚书正义》不同当然是有学术价值的判断,但不知是否钞本文字内容所限,后文却无关于此残卷与孔颖达本的实质性差异之比较。事实上在《讲周易疏论家义记》中发现“疏家”、“论家”后亦无对两家在义疏过程的具体角色差异做出说明,从本体研究来说尚未惬人意。二是神田香岩所藏“神田本”,虽通过正文“泰誓”与“太誓”、“大誓”之别,卷目“孔氏”与“孔氏傅”之别,欲明两本之非一,但这类差异似不明显,“泰”、“大”、“太”在同一刻本中都不无混用,别说钞本,兼以两本字迹相近,两本作为同一钞本的可能性或更大。

      不知是否因钞本实质性特点之难觅,全书多数个案研究的大量篇幅用在叙述所论钞本的发现经过上。第七章《六朝旧钞本<礼记子本疏义>研究史略》更直接是以该卷的学术发现史为讨论对象:先梳理了该卷从未透露法号姓氏的僧人卖出,到田中光显从琳琅阁书店购入,到1916年罗振玉将之冠以《六朝写本礼记子本疏义》影印出版的面世史;接着分述罗振玉(1866-1940)、孙诒让(1848-1908)、胡玉缙(1859-1940)、岛田翰(1874-1915)、服部宇之吉(1867-1939)、铃木由次郎(1901-1976)、中田勇次郎(1905-1998)等氏对该卷钞写时代、内容、体例的认识,并进一步与《隋书·经籍志》、《旧唐书·经籍志》和《新唐书·艺文志》所载皇侃《礼记讲疏》、《礼记义疏》联系起来讨论,从一篇学术文章所当有的含金量来说已十分足够,也显然昭示出钞本学学术史的深广研究空间。不过从系统切实展现各时期学人对该钞本的认识、尤其早期一些有突破意义的认识上看,此中仍有可再斟酌之处:

      首先是对相关学者的介绍顺序,将罗振玉列于孙诒让、岛田翰之前颇令人费解。从本章所提供的内容看,三人提供《礼记子本疏义》认识的时间序应是:(一)岛田翰明治三十八年(1905年)出版《古文旧书考》先收载及排印录文,且断言“《礼记子本疏义》,陈郑灼所撰”及其为“学唐人者”所书。(第223页)(二)孙诒让《籀庼述林》(1908年改定)卷六《礼记子本疏义残卷跋》,约数百字中,论及“‘子本’犹‘别本’”和该卷末引《左传》服注“兑,不虑也”四字之可宝。(三)罗振玉1916年珂罗版影印本,并断定其为“郑灼所钞”、“出六朝人手”“殆即灼所手书”。(第215-217页)按光绪三十三年(1907)中秋前五日孙诒让《复章炳麟书》曰:“《礼疏》铸版数载,近始印成,谨以一部奉政。脱误甚多,未暇校改也。扶桑古籍间出,近见岛田氏所刊皇侃《丧服小记疏》,信为奇册。此外倘有所得,敬祈惠示其目。《佚存》、《古佚》及《访古志》所着录者,则多已见之矣。”1907年孙诒让已关注日本佚存汉籍,早于罗振玉认识《礼记子本疏义》。文廷式《东游日记》载:

      (光绪二十六年二月二日,1900年3月2日)又在椒微处见影刻唐人写本《丧服小记疏义》一卷,无正文。

      ……

      (十二日,1900年3月12日)往椒微处剧谈。以《礼记孔疏》,证此间由内府所影刻写本之《丧服小记子本疏义》,乃知真梁皇侃疏也,“三髽”“脱服”等说,皆与《释文》《正义》所引皇说合,冲远疏成之后,六朝旧疏荡然;得此一卷,真希珍也。《日本访古志》既未之载,黎莼斋、杨惺吾亦未之见,异哉!

      1900年文廷式在李盛铎(椒微)处得见日本内府所影刻《丧服小记子本疏义》。3月16日,文廷式记载“岛田翰林<来>,岛田约往观其所藏”。当天日记详载其观“《左传》单疏本,名为唐抄,余疑其自宋本抄出”、“旧抄本《论语》,皇侃疏”、“卷子本唐人抄《汉书·杨雄传》”、“仿唐抄《文选》无注本”等,并提出扼要的观书见解。1905年岛田翰所刊《古文旧书考》有无受文廷式启发,实为值得研究之又一话题。无论如何,在介绍《礼记子本疏义》残卷的学术发现时,文廷式当是不能疏漏之人。而据《孙衣言孙诒让父子年谱》载:“(1894年)四月十一日,萍乡文道希学士廷式宴集公车诸名士,诒让及善化皮鹿门锡瑞、绵竹杨叔峤锐、南通张季直謇诸先生与焉。”可知孙诒让与文廷式早有交谊,是否后来文廷式向其介绍过此卷信息,值得注意。总之,孙诒让不可能据罗振玉珂罗本立论,则较早注意到《丧服小记子本疏义》学术价值的人排序应是岛田翰/文廷式——孙诒让——罗振玉。

      

      文廷式

      其次是关于《丧服小记子本疏义》题中“子本”二字之意味,目前看来是孙诒让先提出的问题。但其所谓“‘子本’犹’别本’”,解似未谛。而后胡玉缙又提出“诸志无有称皇疏为‘子本疏义’者。‘子本’二字,殆即灼以之为区别以示谦”,(第221页)亦未达一间。按牟润孙《论儒释两家之讲经与义疏》谓:“日本有六朝写本礼记子本疏义残卷,罗振玉考为皇侃弟子郑灼所撰,影印行世,为传世单疏本之最古者。日本现在书目有皇侃撰礼记子本疏义百卷,信西书目亦有礼记子本疏义两帙。今均未之见。子本者,僧徒合一经数译于一本,定一本为母,其余诸本为子,见出三藏记集卷七支愍度合首楞严经记及卷八合维摩诘经序(陈寅恪汤用彤均尝言之)。此称之为子本者,盖以经文及注为母,疏则为经注所生之子也。”此说最为合理,乔秀岩、华喆、孙猛皆持此论。本章作为《六朝旧钞本<礼记子本疏义>研究史略》,全未言及牟润孙之说,亦为疏漏。

      (本文节选自李晓红《汉文化圈钞本学的成立与学科展望》一文,原文首刊于《中国中古史集刊》第五辑,商务印书馆2018年7月版。澎湃新闻经授权发布,原文注释从略。)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是转载自其他平台,本网称心财富网 zo40.com 转载文章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传播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已得到证实。全部作品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称心财富网的观点、看法及立场,文责作者自负。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我们收到通知后会在3个工作日内及时进行处理。

    2.本网站刊载的各类文章、广告、访问者在本网站发表的观点,以链接形式推荐的其他网站内容,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供用户参考使用或为学习交流的方便(本网有权删除)。所提供的数据仅供参考,使用者务请核实,风险自负。

    版权属于称心财富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查看更多
    • 内参
    • 股票
    • 独家
    • 娱乐

    机会情报:全国首张区块链电子发票诞生

    深圳国民旋转餐厅开出了全国首张区块链电子发票,宣告深圳成为全国区块链电子发票首个试点城市。此次推出的区块链电子发票由深圳市税务局主导、腾讯提供底层技术和能力,...

    有机太阳能电池光电转化技术获重大突破 3股有望受益

    据媒体报道,南开大学陈永胜教授团队在有机太阳能电池领域研究中获突破性进展。他们设计和制备的叠层有机太阳能电池材料和器件,实现了17.3%的光电转化效率,刷新了有机/...

    用友网络:中报大幅扭亏为盈 软件+云业务增长加速

    事件:公司发布18年半年报,实现营收30.06亿元,同比增长37.1%;实现归母净利润1.24亿元,去年同期亏损6377万元;实现归母扣非净利润1.04亿元,去年同期亏损1.03亿元;实...

    13日盘前行业投资机会速览

    两部委部署扩大升级信息消费5G建设有望加快工信部、发改委近日印发《扩大和升级信息消费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提出到2020年,我国信息消费规模达到6万亿元,年...

    早知道:2018年06月05号热点概念与题材前瞻【附股】

    通过江恩理论系统趋势、时间、价格工具综合评判市场一星看多(五星评级标准)。上证50在成份股地产、保险、银行带动下高开震荡走高,全天维护在高位逼近日线极反通道生命...

    早知道:2018年04月4号热点概念与题材前瞻【附股】

      今日大盘跳空下跌0.84%,创业板最弱。权重仅券商未跌,煤炭 、钢铁 、石油和有色等板块领跌。次新+、医药等生物科技、页岩气 和海南 本地股等领涨题材,国产软件 、...